河南爆出大規模高考替考舞弊事件,引起巨大轟動。據報道,有人招募組織武漢在校大學生“槍手”前往河南杞縣等高考考點替考,河南省已查實違規違紀考生165人,其中替考127人。最新消息說,已有部分被替考學生家長、涉事監考老師及主考等,被公安機關控制並接受調查。此外,山東也有18名替考大學生被“一鍋端”。
  一些媒體突出地報道了舞弊學生家長都是些“有錢有權的人”,從而把輿論的憤怒導向權錢腐敗。這種耳熟能詳的簡化,對社會認識高考舞弊的嚴重性並與之作鬥爭,並無好處。
  一個簡單的對比是,北京、上海的“錢”和“權”顯然要比河南杞縣多得多,但今天在北京、上海發生這種大規模高考舞弊,大概已無可能。“錢”和“權”遠非問題的全部。
  如此大規模有組織的高考舞弊,需要突破一系列紅線,遺憾的是,它居然真的都闖過了。考生、家長、監考、替考等需要進行複雜而有風險的合謀,他們年齡不同,很多都在社會上有著令人羡慕的身份及其他標簽,卻能一拍即合,像“辦證”和“買發票”一樣輕易成交,這應讓我們有更多震驚和反思。
  很多人說,能參加替考的應當都是“成績很不錯”的大學生。但這些“時代驕子”缺少對道德底線的起碼敬畏,他們的法治觀尤其淡薄。在他們做這件事時,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  高考舞弊事件在中國中部發生的最多,那裡也是中國發展經濟以及消除各種差距,最需要集中下力氣的地區。這讓我們進一步相信,中國的很多問題都是盤根錯節的,既需要關鍵點上的堅決突破,也需要付出更多耐心的系統性解決。
  相信這一次對高考替考的打擊將鐵面無情,這將加重未來高考舞弊的成本,在一個全社會高度卷入的領域加深人們對法治的認識。
  中國必須首先做到形成這樣的法律和道德壓力,至少要使一群素不相識的人不敢冒“不可承受的風險”,去串謀做一件壞事。在這之後,我們要爭取親朋之間一起乾一件壞事時,會覺得對方像陌生人一樣不可靠。
  自科舉時代,中國考場舞弊便屢禁不絕,以後反舞弊和舞弊一直是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”的關係。現代中國社會能跳出考場利益所製造的亘古不變的永恆引力嗎?我們知道這不是一個輕鬆的問題,僅靠嚴法遠遠不夠,但我們必須留下這個時代的進展。而且,我們也唯有從嚴法做起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旅行袋

at07atmp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